自由灵魂进化论

自由灵魂

 

一大早就收到周医生微信,她问我,我的自由灵魂是怎么进化来的。能被朋友这样问,我一整天都倍感轻松,走路的时候都觉得地球引力小了很多。

周医生家庭条件不错,在成都某三甲医院妇产科当医生,加之人也生得美丽温婉,所以在许多人看来,她应该是过得让人艳羡的那种。我见过她几面,感觉她也是属于有独立思想的人。好几次她都向我提及,工作太累太累,偶尔她会说羡慕我这种自由自在。对了,这里不适合用围城做比喻,因为我根本不羡慕那种每天很忙很忙的工作,即使收入很高。

不过,她今天的问题倒是让我很难回答。毕竟,进化的事,既带着基因片段,也包括后天养成。那,我就随性讲讲。

我小时候成绩蛮好,几乎每次考试我都是全班第一名。有一次因为考试没试卷,我需要从同桌的卷面上看题写答案。那时我很痛苦,感觉为什么别人都有试卷而我没有。结果那学期我只考了全班第三名,我哭得很伤心,自尊心受到严重打击——我在家人、老师、同学及乡亲面前怎么抬得起头。

进高中后,运气不好,一学期没读完就因为生病而休学半年。不过,那也是我第一次感觉塞翁失马焉知非福,因为那半年,我真真切切地没有接受学校教育。于是,我有了自己的思考时间,特别是我可以去思考不用考试的内容。我那时候真的开始思考人类的存在,虽然比较懵懂,但我居然可以想到,人类无非就是这浩瀚宇宙中的一种简单生物。而这群生物,按照一定方式协作并生存。那时候的我,甚至看到了人类的狭隘,比如,我们还存在国家,活生生地把人类这个种群区隔开来。

15岁开始养成独立思考的习惯后,我足足花了10年时间去探索各种人世命题,常常也把自己搞得很神经的样子。比如有一次坐公交,我突然问旁边一个陌生女生,“你说人类是不是很奇怪?比起蚂蚁,我们有着更多更丰富的交流方式,蚂蚁彼此碰到还会用触须打个招呼,但我们见面却不会彼此问好”。然后对方惊讶地看着我,就好像我不是来自于地球。

还有大学时候,估计自己行事风格“古怪”,在同学眼里甚至有些不可理喻甚至可恨。比如大四的时候没得什么课,大部分同学都天天玩着游戏斗着地主,而我却从不玩那种我认为“不经济”的东东。看到寝室的几位哥们天天沉迷于地主,我想着这样也不是办法啊,我又劝不动。于是我告诉了班主任,后来在班主任的教导下,他们都不再玩游戏了。作为一个高智商生物,我此前肯定知道我这样“告状”会导致他们都讨厌我,但我依然这样做了。我想,我可能中了《天龙八部》扫地僧的毒——把一切憎恶都归于我吧。

由于长期的言行“奇葩”,我总是容易与人产生激烈的争论。在最初,我总是想去争赢,觉得自己在帮助他们,内心一种救世主心态。慢慢地,我发现,这种激烈争论可以很好地锻炼我的思维能力。特别是面对七八个人联合起来怼我一个人的时候,那真真地需要严谨细致的思维与一定的口才。后来,我调侃他们说,都说中国人不团结,你们这时候还是挺团结嘛!慢慢地,朋友们也习惯了与我这样相处。我也逐渐变得更包容——你可以说我神经,可以说我奇葩,但不同观点丝毫不影响咱俩一起吃饭一起玩。

后来不知道哪天,我看到一句话,“当一个人不用再在意别人怎么说的时候,他就自由了。”细细一想,鲁迅也不也说过,“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去说吧!”那时我突然顿悟,就像我常常顿悟一样,感觉自己看到了更宽更高远的世界。我常常跟人提及,你想要有自由灵魂,你就得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待你。我小时候考试从第一滑到第三我就会哭,是因为我特别在意别人怎么看我。我前几天买条100块钱的裤子都要分两期付款,我可以与人自由调侃此事,却不会有丝毫的尴尬。

当然,我身边还是有许多的朋友无法接受我这样的窘迫。有位一周单休的朋友,总想在休息日找份兼职。还有一位外企拿高薪的朋友,每次路过他那有钱的开店朋友那总会跟我绘声绘色地描述,他那朋友一个月挣十万,去商场看到一件3000块的衣服,喜欢立即就买走。每次我都感觉他是在激起我心中的嫉妒心,或者痛苦感,可我活生生地不买账。我只会告诉人家,嫉妒是痛苦的根源之一,我进化得很快,我身体里已没有这种基因。在我看来,我穿得不帅,内心帅点,也显得我低调——因为我平时总显得很高调的样子。哈哈,突然想起以后我要怼人家:你帅就帅嘛,还穿那么高调,烦!或者说,你内心那么龊,穿那么帅还不是遮不住。

当然,实际上,高调与低调,在我看来,都是那么平凡如一。有的人喜欢说话,有的人喜欢沉默。有的人不在朋友圈晒,也会在其他地方吹,实际上每个人表达喜悦、成就的方式不一样,但都会有表达——比如,为人父母了,总是会希望在孩子面前表现得很有安全感的样子吧!

很喜欢《平凡之路》里的歌词,“我曾经跨过山河大海……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”。许多人并不能理解朴树唱这歌的真切感受,毕竟,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如朴树一样,因为心里有爱,抑郁十年。这种爱,是一种宽泛无边的爱,爱生活,爱世间,爱这万千生灵。直到他把这份挚爱放得平凡,再唱《那些花儿》时,我们才发现,他已唱不出当年的情感。

我们的内心可能是个黑洞,当没有爱生成时,它可能吸进一切阳光明媚与暴雨霹雳。许多人疯狂地获取,不择手段;许多人疯狂地憎恶,憎恶一切于己不喜欢的事物;许多人陷入无助的绝望,仿佛看不到任何生活的希望。

朋友问我,你天天一个人呆着,你不孤独吗?为此我认真思考孤独,发现,孤独,居然是因为我们内心的一份挚爱无处安放。而爱要安放的地方,一定要看得见希望。比如,你爱孩子,是因为他能给你带来生的希望。你爱钱,是因为钱能给你带来活下去或活得更好的希望。你爱他,一定是因为你在他身上发现了幸福的希望——他的细腻关心,他的幽默风趣,他的不老颜值。

我不孤独,因为我不被世间诸多无谓之事牵绊,我将自己的爱放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——品茶、读书、扯淡以及满足我对这世界的好奇心。

我们活在一个集体人文主义价值观的社会中,这是一个外在的世界。而自由人文主义的价值观,更多追求个人内心的世界。只有发掘出这个内心世界,并勇敢地追求之,才可能得到真正的自由灵魂。

除了爱,我又提到勇敢。啰嗦一下,勇敢一定是必需的。如果你不够勇敢,那你就再想,你现在还有什么可失去的?或者,再过100年,你回过头想想你在这世间到底有什么没失去的?


浏览量:0
休休亭-首页    自由灵魂进化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