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实在做茶最初,我是本没有想到休休一词的,故事还得往前讲起。

先说说我吧,我叫刘乐,一个出生于农村的四川人。大学毕业后,我南下广东,然后回到四川。一直不够安分,工作中好多次被开除。后来想了想,索性创业做起了小生意。想来倒也简单快乐,在成都这样的城市生活,有一份小小的收入与一众友好的朋友。不过,经历几次生活中的变故,我逐渐意识到,我就做点高品质食材,其实我对这世界是没有什么价值的。毕竟,那些上好的食材,我不去转手,也会被别人转手到消费者手中。于是我想到了“小情怀”这个流行词,我感觉自己得寻找一种产品,可以更好承载我的小情怀。刚好,有个机会让我接触到茶,于是就开启了我与茶的不解之缘。

说到我的小情怀,其实我自己也很难去定义。比如,诚信、善良、有爱,这些词都可以加进去。或者,这只是一种朴素的“让世界更美好”理念。好多朋友一听说我要做茶,第一句永远是茶要做得有文化。于是我就在想,这文化到底该如何去体现。或者,从更商业角度讲,应该如何集聚到某个点去突破?最初我想到很多,比如与成都的休闲相结合,打造休闲的茶文化;比如,打造“茶宜简”的简约理念。后来我又看了许多茶叶包装及品牌的宣传,结果得出一个结论:文化过剩,反而显得没有文化。试问,谁又会真的去阅读那几句看似正确的废话“心灵鸡汤文”呢?

突然有一天,我想到了“休休”这个词,经查询得知,“休休”出自《书·秦誓》:其心休休焉,其如有容。,形容君子喜乐正道,心怀宽容,气魄弘大,而且唐代有诗人司空图还修建了“休休亭”。感觉这个词语不错,便借来作为品牌名,同时,还需要打造我需要的品牌精神。

说起品牌精神,若是仅为了卖出茶而故意赋以某种迎合世俗的格调,我就变了初心,忘了来时的路。权衡再三,我考量着世人大多匆匆赶路,忽略了一路的风景,无论富人穷人都好像卷入了这走不出的怪圈,而我,则要劝世人休一休。刚好休休字面意思也可以这样理解,为此,我请慕容古董同学作了《休休赋》。

 

    唯此工业时代,乃大争之世;旅身是时,不觉自化;我心忧忧,行色匆匆,乃相争于五色,相争于五音、相争于五味、相争于驰骋田猎,相争于难得之货。

    我心忧忧,行色匆匆,于是有目盲、有耳聋、有口爽、有心发狂,有行妨。

    吁嘻

    天地间阴阳交互、春秋更替、昼夜交替;一张一驰,乃自然之道。

    不知以自然为吾师,观大道如此,当行则行,当休则休,照我心之坦然。

    我心忧忧,行色匆匆,遇山不见山,遇花不见花;

    唯休唯息,方可遇山见山,遇花赏花,同山之伟,同花之媚;

    唯休唯息,行莫辩之歧路 ,走异趣之他乡,

    赏偶得之妙笔,鉴旧藏之古董,

    品老窖深藏之酒,尝小炉新煮之茶,

    唯休唯息,沐于沂,风乎舞雩,咏而归,此夫子之愿。

 

 

这段文字陪了我至少两年,某天我突然意识到,这样的文字好难浓缩成现代人易懂的口号。这是个快餐式社会,没几个人愿意花时间去读这些。与朋友们讨论之后,我自己想出了一句更现代的slogan:

“休休,有趣慢生活。”

再到后来,我又发现,茶都没卖出去,我就在这里大谈品牌大谈文化,是不是又在空谈了?

不是空谈。自从我偶读历史以来,我发现人类进步,主要是靠“虚构故事”。无论你信耶稣,还是释迦牟尼,他们都是给人们指明了一条处世规则。哪怕是法律,世界上本身没有法律,但约定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法律,本身也是一种虚构故事。我自然是不敢把自己置于耶稣一类教主的地位,但我尊重每个人表达自己想法的权利。我要做品牌,思想一定要先行。喝茶,就是要讲故事,否则,不如喝白水呢。

说到我这休休品牌,若是只浮于言辞,那就真的是空谈文化。而我要做的,是以自己的实际行动,去诠释这个品牌的核心精神。

首先,我会对茶叶品质几近苛刻。比如蒙顶甘露绿茶,我们只采用明前山上芽茶,每年产量有限,卖完就一定会下架。实际上对于绝大部分客户来说,我即使采用山下,或者明后的芽头来做,大家都无法分辨。但是我不会那么做,因为我不急着赚钱。从伦理上讲,我尊崇以过程为导向的价值观,不以结果挣钱多少为导向,这是我所讲的“慢”。

第二,茶在中国文化中有其特殊的地位,跟诗词歌赋、琴棋书画一样,好像都是文化人玩的东西。现在想来,特意以“俗人”与“文化人”把人们分开,可能是自古以来由少数人建立的制度所决定。无论俗人文化人,在大多数时候,让生活更“有趣”的,一定是这些看似文化的东西。而我这里的茶,可以说是任何人都能接触,那么它就是这些文化的代表。看似推茶,实际也是在推“有趣”。而“有趣”一定是对“不同”的更多包容、更多欣赏,所以我会以“休休茶话”的线上形式展示一些现实的有趣,还会以“休休茶会”的形式让更多线下朋友体验点滴乐趣。此为休休之“有趣”。

我不求休休茶一定要做得多大多知名。无愧于心,无锢于行,若能偶得三五好友围席茶话,就够啦!

 

 

 

 

刘乐

二零一七年九月于成都

休休|品牌故事